您的位置:首页>穿越言情>七侯笔录(笔冢随录)>黄金逐手快意尽(下)

第7章 黄金逐手快意尽(下)

小说名称:《七侯笔录(笔冢随录)》 作者:马伯庸 更新时间:2019-08-19 09:06 字数:2848 点击量:2848

老人眉毛轻微地颤了颤,随即呵呵一笑:“这位同学,你刚才在外屋里无故晕倒,被我孙女扶到后屋休息,现在这才醒过来。”罗中夏疑惑地越过老人肩头去看小榕,后者无语地点了点头。

“可是……”

罗中夏话未说完,手腕被韦势然一把按住。过了片刻,韦势然松开他的手腕,慢条斯理地说:“我看你的脉象细弱,可能是体质太过虚弱,所以才会晕倒。”

“可我刚才确实看到她和一个人打架,又是风又是雪的……”罗中夏指着小榕,刚才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韦势然用手背贴了贴罗中夏的额头:“人在晕倒的时候,确实会产生一些幻觉。至于为什么梦里会出现我孙女,就要问你自己了。”

说完以后韦势然瞟了他一眼,罗中夏被这么一反问,面色大窘,不敢再追问别的,只好把问题咽到肚子里去。韦势然继续说:“我这个店里多是古物,性阴寒,你的身子骨虚,突然晕厥倒也不奇怪。”

原本罗中夏对刚才的打斗记忆犹新,但经韦势然这么一说,再加上刚才自己梦里也是稀里糊涂,反而开始将信将疑——毕竟那种战斗距离常识太遥远了。他盯着韦势然身后的小榕那张干净的脸庞,拼命回想适才她冰雪之中的冷艳神态。小榕面无表情,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

“可是我听到什么咏絮笔、凌云笔,究竟是真是假?”

韦势然捋了捋胡子,沉思片刻:“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位先生莫非是爱笔成痴,所以才会梦见这些?”

“这……”

“还是说,你来我这小店,是为了淘笔?”

这一句话提醒了梦中人,罗中夏不禁悲从中来:“没错,我是来淘一管菠萝漆雕管狼毫笔的。”

韦势然听到这个名字,微微一惊:“就是刚才一个姓郑的年轻人买走的那支?”

“是啊。”罗中夏没好气地回答,然后把自己如何得罪鞠式耕、如何被罚淘笔、如何跟踪郑和讲了一遍。韦势然听完,惋惜道:“那支笔是一位赵飞白先生预先定下的,行内的规矩,许了别人就不可再给旁人,你可是白费心思了。”

罗中夏撇撇嘴,万念俱灰,挣扎着要下床。反正笔让人拿走了,在这里待着也没什么意思。小榕想要过来扶,韦势然冲她使了一个眼色,小榕点点头,转身离去。

罗中夏两脚着地以后,除了有些头重脚轻以外,倒也没感觉到别的毛病。他就这么歪歪斜斜地走到外屋,蓦地想到一件事,不由得右手按在胸口,神情一滞。

手掌抚处,不痛不痒,只微微感到心跳,并无任何异样。

“难道刚才真的是幻觉,没有什么笔插进我的胸口?”罗中夏对自己嗫嚅,反复按压自己前胸。若不是有小榕在场,他真想解下衣衫看个究竟。

正想着,随后跟出来的韦势然忽然拍了拍他肩膀。罗中夏转过头去,自己手里随即被他塞了一个锦盒。这盒子不大,锦面有几处磨损,抽了线头,显得有些破旧。

“这是什么?”

韦势然道:“你在小店晕倒,也是我们的缘分,总不好让你空手而回。菠萝漆雕管狼毫笔我只有一管,就送你另外一管做补偿吧。”

罗中夏皱了皱眉头,打开锦盒,里面躺着一支毛笔,通体青色,笔毫暗棕,其貌不扬,笔杆上写着“无心散卓”四个楷字。他也看不出好坏,意兴阑珊地把它掷还给韦势然:“韦先生,我不懂这些东西,买了也没用。”

“不,不,这一管是送你的,以表歉意。”韦势然把锦盒又推给罗中夏,拍拍他的手,语重心长地又加了一句,“这支笔意义重大,还请珍藏,不要离身哪。”

罗中夏见状也不好推辞,只好应允,暗笑我随身带着管毛笔做什么。这时小榕走上前来,用一截黄线细致地把锦盒扎起来,递还给罗中夏。罗中夏伸手去接,盯着小榕的面孔,不觉回忆起适才投怀送抱时的温软,心想如果那不是幻觉就好了。

韦势然又叮嘱了几句,把他送出了旧货店,态度热情得直教人感慨古风犹存。

离开长椿旧货店以后,罗中夏先去旧货市场取了自行车,然后直接骑回学校,一路上心绪不宁。当他看到学校正门前的一对石狮时,日头已经偏西,夕照残红半洒檐角。这一去就是整整一天,此时恰好是晚餐时间,三三两两的学生手拿饭盒,且走且笑,好不惬意。罗中夏存好自行车,把锦盒从后座拿出来,在手里掂了掂,忽然有了个主意。

这东西留着也没什么用,还不如送给鞠式耕。一来表明自己确实去淘过,不曾偷懒;二来也算拿东西赔过了那老头,两下扯平。至于这支笔是什么货色,值多少钱,罗中夏不懂,也毫不心疼。

打定了主意,罗中夏看看时间还早,拎着这个锦盒就去了松涛园。

松涛园位于华夏大学西侧,地处幽静,园内多是松柏,荫翳树荫掩映下有几栋红砖小屋,做贵宾招待所之用。鞠式耕的家住得很远,年纪大了不方便多走动,所以有课的时候就住在松涛园。

松涛园门口是个低低的半月拱门,上面雕着一副辑自苏轼兄弟的对联:“于书无所不读,凡物皆有可观。”园中曲径通幽,只见一条碎石小道蜿蜒入林。晚风吹来,沙沙声起。

罗中夏走到园门口,还没等细细品味,迎面正撞见郑和双手插在兜里,从里面走出来。

罗中夏一看是他,低头想绕开,可是园门太窄,实在是避无可避。郑和一看是罗中夏,也愣了一下。他还穿着上午那套红色套头衫,只是两手空空。

“哼,这小子一定是去给鞠老头表功了。”罗中夏心想。

郑和抬起右手,冲罗中夏打了一个礼节性的招呼:“嘿。”罗中夏不理他,继续朝前走。郑和伸手把他拦住。

“干吗?”罗中夏翻翻眼皮。

“你是要去找鞠老先生吗?”郑和问。

“是又怎样?”

“鞠老先生回家了,要下星期才会过来。”郑和的态度既温和又坚决,他这种对谁都彬彬有礼的态度最让罗中夏受不了。

“那正好,我去了也没什么话可说,既然你跟他很熟,就把这个转交给他好了。”

说完罗中夏把锦盒丢给郑和,郑和一把接住,表情很是惊讶,两条眉毛高高挑起:“等等,你也找到……嗯,你找到菠萝漆雕管狼毫笔了?”

“没有,有人越俎代庖,我只好另辟蹊径。”

郑和听出了罗中夏的话外音,笑道:“哦,你消息真灵通。其实我也是凑巧碰到,就顺便买下来了。你也知道,淘古玩可遇不可求。”他停顿了一下,又补充道:“鞠老先生很高兴,你也不必再去辛苦了,皆大欢喜嘛。”

“我还真是错怪你了。”罗中夏撇了撇嘴,以轻微的动作耸了一下肩。

郑和用指头提起锦盒丝线,饶有兴趣地问道:“你给鞠老先生淘到了什么?”

“你自己看。”

罗中夏懒得与他多费唇舌,冷冷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郑和想叫住他,却已经晚了。郑和疑惑地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小心地打开锦盒,检查了一番才重新把它合上。

“居然真的不是恶作剧。”郑和自言自语,摆了摆头,转身朝招待所走去。

罗中夏回到宿舍,大部分人还没回来。他胡乱翻出半包方便面嚼完,拿了脸盆和毛巾直奔洗澡房,还顺便捎走了宿舍老三的一面镜子。这个时段在洗澡房的人很少,他挑了最里面的一间,飞快地脱光自己的衣服,然后把镜子搁在肥皂盒托盘上,在昏暗的灯光下瞪大了眼睛,生怕漏掉什么细节。

镜子里是一个大学男生的胸部,皮肤呈暗褐色,可以依稀看到肋骨的起伏,上面还有一些可疑的斑点和绒毛。总体来说,很恶心,也就是说,很正常。罗中夏试图找出一些痕迹,但皮肤平滑如纸,丝毫看不出什么异样。

“难道我被那支笔刺穿胸部,真的只是幻觉?”

罗中夏用手一寸一寸地捏起皮肤,想要看个究竟,心中疑惑山一般沉重。一个男生从隔壁探过头来,想要借肥皂。他刚张开嘴,惊讶地看到一个男子正面对镜子,反复抚摸着自己的胸部,嘴里还嘟囔着什么。他吓得立刻缩回头去,不敢作声。

伊伢小说网,(www.yyxsw.com.cn)提供更多好看的小说,欢迎关注伊伢小说。

上一章 黄金逐手快意尽(上) 目录 下一章 昨来犹带冰霜颜(上)
最近更新
强烈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