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都市言情>老子是癞蛤蟆>小姐

第130章 小姐

小说名称:《老子是癞蛤蟆》 作者:烽火戏诸侯 更新时间:2021-07-21 15:56 字数:3751 点击量:3751

赵甲第并没有把***场上的风波当回事,赵家村一直尚武好斗,始终有个铁律,自己村的事自己人台面上解决,要么斗智斗勇的玩命,要么酒桌上一笑泯恩仇,绝不把外人牵扯进来浑水摸鱼,当年赵三金从东北回到村子将人吊在树上泼冷水,虽说过了些,但村里长辈也只不过说是赵三金的种手段是凶暴了点,并没有多劝,后来那家人动用关系搬救兵,其实犯了众怒,所以这么多年连怜悯的人都没一个。

村子里年轻后辈们的打架斗殴只要别弄出伤残,再护短,也得忍着,赵阎王尚且如此,将两个亲生儿子当野孩子一样放养,只要没死,被人打了欺负了都从不过问,其他人更没有怨言。赵家村有今天的地位,响马后代的赵太祖固然是扛大梁的主心骨,但还需要赵家村人自己争气。

赵甲第先去商雀家坐了一会儿,商雀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娃,父亲是个老学究,祖辈也一直是教书匠,在赵家村的地位一直比较超然,商雀的父亲商河是块公认的榆木疙瘩,一辈子研究史学,这么多年断断续续写一本商雀爷爷很早就开始动笔的《钩沉》,据说20多年前发生一场变故,一场火灾将书稿毁去大半,商河一夜白发,加上早年丧偶,更显孤苦伶仃,那个本来过不去的坎,村子长辈说是赵三金帮了一把,这才有了赵甲第和商雀从小就被双方父亲有意无意培养起来的莫逆之交。

商河这20年除了凭借超群记忆补全前半部《钩沉》,随后开始写后半部,一字一句,呕心沥血。以钩沉二字为书名,绝非一般做学问的人敢托大,贻笑大方。商河见到赵甲第登门拜访,即便是空手,也很高兴,破例一起喝了杯酒,然后继续回书房闭关,是个一见面就让人觉得不重视人情世故的腐儒式角色,商雀的冷淡性子多半随他爹,谈得来就交心,谈不来好脸色都没,商雀整栋房子都是书,杂七杂八,别说书房书柜,就是客厅茶几沙发任何一个角落,都堆着一叠叠的或正统或偏门的书籍。

随后两人特地却看了下豹子的爷爷,一个断了条胳膊的老人,独自守着一栋大房子,老头一听赵甲第说豹子的事就烦,大手一挥说那不争气的东西死在外边都没关系,别指望我去收尸,来,咱们爷俩三个来几盅,老头就拉着两后辈,硬是把赵甲第和商雀灌得晕乎乎,只能摇摇晃晃走出房子,老头还是面不改色,很不开心说着八两麻雀你们两个都是爷们了,酒桌上没点本事怎么行,有空就来我这,让我锻炼锻炼你们。

一阵头大的赵甲第和商雀是仓皇逃出院子的,两人走在赵家村宽敞得近乎奢侈的马路上,一些个开着豪车的中年大叔大妈见着两人,都会停下车递根烟或者放慢车速打声招呼,赵甲第和商雀来到村祠堂后头的僻静公园里,一人躺在一条石凳上,跟豹子爷爷拼酒,酒品稍微差点就要被老头骂得狗血淋头,只要坐在他桌上,喝酒都是二两半一杯的酒杯,一口干净,一滴不剩,这点连商雀父亲甚至赵三金都无可奈何,商雀问道八两叔,今天怎么跟赵勇进一般见识了,不像你的作风。

赵甲第望着天空轻声道有原因的,以前觉得小鸡这样在村里拉帮结派小打小闹没意思,等我走出ts到了上海,才发现圈子这东西谁都逃不掉,不能免俗,咱村子跟咱们差不多大的,我们三个以往瞧不上眼,不爱搭理,这样不好,这是一笔宝贵资源,用心利用一下,以后能派上用场,毕竟大家都是一个村子里互相看着长大的,交情再怎么也比现在去外面结交的要实在,所以我寻思着趁这个过年花点心思,拉拢一批,打压一批,毕竟全收了没意义,那帮人也不惦念咱们的好,赵勇进就属于被我刻意排斥的典型,我就是要让其他人知道,我们赵家村龙虎狗三兄弟,当年不鸟你们,今天鸟了,但也不是全都肯要的。

商雀笑道不错,人都是这德行,对谁都好就跟对谁都坏一样,没差别。赵甲第丢过去一根烟,点头道所以我打算这段时间主动让赵乐毅赵大权这些个还算不错的家伙加进来,我估摸着观察两三年,以后都能搞个俱乐部性质的东西。对了,麻雀,你不是在复旦的ts同乡会混,也留心一下,靠谱的人就慢慢拉进来,能考进复旦的,脑子都不差。

商雀舒舒服服吐出一个烟圈,笑道没问题,八两叔你只管把握大主意大方向,小事我来做,我也就这点本事。赵甲第提醒道你今后也改一改脾气,多笑一笑,别跟别人都抢了你媳妇似的一张苦瓜脸,你这样子对女人管用,对男人就只有反面效果。商雀眯着漂亮的桃花眸子,道听八两叔的,要真改不过来,大不了我专门拉女人入伙。赵甲第酸溜溜骂了一句狗日的,商雀哈哈大笑。

赵甲第幸灾乐祸问道跟你去复旦的那妞还对你纠缠不休?商雀无所谓道还凑合,知道曲线救国了,不再跟一开始那样牛皮糖黏人,不过估摸着也到她忍耐极限了,很快就要露出狐狸尾巴,狰狞起来。赵甲第懒散道你自找的,命犯桃花,活该你被一群娘们揪着不放,你真揍她们,她们估计都有快感。

商雀哑然失笑道我算什么命犯桃花,八两叔你忒不厚道了,这话豹子有资格说我,你可没有。赵甲第苦闷了,商雀换了个话题说道冬草姐是个好女人,袁树也不差,八两叔你好好珍惜。赵甲第弹掉烟头,道这个必须的,不好好珍惜我怕被天打雷劈。商雀嗯了一声,说手枪今年在东北那边不太顺,出了些状况,不过总算咬牙熬过去,这些都是老杨跟我说的。

赵甲第感慨道东北啊,那是赵三金发迹的地盘,手枪要真有过不去的坎,我不介意跟赵三金打声招呼,低个头没啥。商雀说道再看看吧,手枪既然选择了这条一抹黑就要走到底的路,能靠自己最好靠自己,你爸当年肯定也是自己撑过来的,八两叔,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爸很多事情是不对,但要说整个ts,我最服谁,还是你爸,响当当的汉子,一切都是真刀真枪拼出来的。赵甲第笑道赵三金本事当然有的,要不然活不到今天,这点我从不否认。

整个下午赵甲第就跟商雀两个有一句没一句聊着,带了一包烟,所幸两人都不是抽很凶的老烟枪,也就对付过去。天色暗下来,各自回家,赵甲第人生就那样,平平淡淡,波澜不惊,偶尔起了点水花,也会趋于平静。陪着奶奶吃饭聊天看电视,赵家老佛爷基本上晚上8点就准时上楼睡觉,8点以后赵甲第就闲下来,在书房捣鼓那148艘船模,书房中央专门有一个玻璃柜放置模型,很壮观。

上了qq,马小跳和李峰都在线,聊了些没啥大营养的话题,无非就是女人女人还是女人,马小跳说今年算了明年他跟李峰先去ts再去东北沈汉那边玩个够,赵甲第当然没意见。他家啥个状况,不需要故意炫耀,但也没必要刻意藏着掖着,不过估计到时候马小跳几个吓一跳是难免的,毕竟赵家宅子太惹眼了点。赵甲第只希望103的友谊别因为这个而变质,这是赵甲第最担心的事。坐在书房,他有点想念媳妇沐红鲤了,不过再联想到奶奶的那番话,说要让这位孙媳妇的家庭成员不舒服上十几二十年,赵甲第就一阵头疼,以奶奶的行事风格和为人原则,她绝对干得出这种极端事情。

赵甲第坐着发呆,短信来了,是小姐的,他已经把那个陌生号码设置成“小姐”。

又是一场生动活泼的对话。

那神秘人物开门见山:老娘***你全家十八代祖宗,你竟然耍了我两次。

赵甲第不急不躁回复:木法子啊,那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老婆突然醒过来,一个电话就把我喊回房间,就差没用床单把我捆绑起来,小姐你体谅个,我们做男人的,真他妈的不容易。

出门在外能带着老婆玩3p还叫不容易?

唉,你不会理解的,我是妻管严,在家里得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带老婆去场子玩,出了状况还得装得了流氓,命不是一般苦。要不是床上功夫还算了得,早被她甩了。

你装,给我装,我再也不信你,再信你一次我就是猪。

没装,我在家里家外已经够装了,太累,在你面前装个屁啊,有机会真枪实弹跟你打一炮,你就会知道在床上我一点都不装,是真猛。

流氓,恶心。

你一小姐,说我流氓,啥鸡-巴世道。

小姐咋了,小姐也有尊严。

这话还算实诚,由此可见你还算是有素质有底线的小姐,上回没跟你办事,亏了。

那再找机会呗。

可惜呀,我已经换酒店了。

怕啥,你包我的夜,我来找你。

包夜得多少银子?

最少1500。

全套不?

全套。

真贵。那你来回车费得自己掏钱,要么就算在那1500里头。

真抠门。

这叫会过日子,证明我是个顾家的好男人。

顾家还叫鸡,真不要脸。

你这么说就伤感情了,我不包夜了。

别啊,都说了我腿长脸蛋嫩屁股翘,肯定值1500,你不包夜你肯定后悔。

等等。

咋了?

我现在想起来还没见过你的面,你说你咋好咋好,我咋知道你不是王婆卖瓜,万一杨贵妃半点边沾不上,是头母猪,我还不找豆腐撞死。

相信我!!!

不相信。

那咋办?

视频倒不用,要不你打电话给我,让我听听你声音。

赵甲第这条短信一发过去,对方立即沉默,等了几分钟,赵甲第怒骂道一声草,就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在耍我。赵甲第坐书桌前拿起圆珠笔,静下心来圈圈画画一本《悖论简史》,他就喜欢这种九曲十八弯的冷门东西,书桌上头顶方位贴着一张很小时候写下的纸片,“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十个字。看了十几页《悖论简史》,想起什么,从电脑包抽出那本莱因哈德-泽尔滕的《策略理性模型》,赵甲第不是门外汉,对泽尔滕不陌生,所以不至于天方夜谭到将那个黄浦江畔的德国大叔认作是泽尔滕,上次拿到手没细看,这次一翻开,第二页空白处似乎还有一段德文,赵甲第虎躯一震,那段言简意赅的句子翻译过来就是“献给我的学生某某某”,赵甲第手一抖,心里那个悔,早知道就应该留个联系方式啥的。怪不得是个一见面就能给萝莉陈庆之名贵怀表的主,原来比自己扮猪吃老虎多了。把这本《模型》囫囵翻了一遍,短信来了,“小姐”发了一条,说你真要听?

赵甲第二话不说直接电话打过去,对方竟然也有胆量按下接听键,赵甲第劈头盖脸一句***你敢玩我,我嫩死你。

伊伢小说网,(www.yyxsw.com.cn)提供更多好看的小说,欢迎关注伊伢小说。

上一章 鹤立鸡群 目录 下一章 卖包子的和良家小姐
最近更新
强烈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