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历史悬疑>我不是野人>如何养好马?

第233章 如何养好马?

小说名称:《我不是野人》 作者:孑与2 更新时间:2021-07-21 08:44 字数:3030 点击量:3030

亥,是陶唐氏的族长冥的儿子。

按照阿布的说法,这个人应该叫做——王亥!

王亥曾经在陶陶原见过一次火畜,也就是马之后,就被马奔跑的英姿给深深地迷住了。

然后,他就带着自己的几个奴隶,整日在陶陶原上追逐马,他想要变成马,过上马那样自由自在的生活。

于是,不知不觉,他在陶陶原上追逐马群的生活一过就是五年,后来跟随他的奴隶们都死了,王亥依旧不愿意放弃他向往的生活,就继续随着马群在大地上流浪。

不知不觉,他跟着马群又生活了整整三年。

他知道这个野马群的所有秘密,知道每一匹马是如何出生的,知道每一匹马的父亲,母亲是谁。

大洪水到来的时候,也就是因为他提前发现了大洪水,这才让这个野马群逃过一劫。

现在,云川说这个野马群是他的,看在云川部那些面目不善的人的份上,王亥同意了火畜就是马,马就是云川部放养在外的牲畜。

上位者的无耻嘴脸,王亥早就经历过,也看见过,要不是受不了这种人,王亥也不会带着十几个奴隶就跑去跟马一起生活。

所以,王亥有足够的应对上位者的智慧。

洗干净的王亥看起来还不错,云川又让人把他脸上的毛剃掉之后,一个面色苍白,且有些忧郁的人就出现在云川面前。

“现在,我有了马,我还想让我的武士骑在马的背上,让他们成一个战斗的整体,你有什么办法吗?”

云川端着酒杯斜睨了王亥一眼,漫不经心的道。

“你要让尊贵的火畜成为你战争的帮凶吗?”王亥在发现云川根本就不会伤害这些珍贵的火畜之后,立刻就恢复了自己昔日的本性。

云川听了王亥的话,忍不住笑了,回头看看阿布道:“这个人跟马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就真的变成了马,尤其是脾气,一模一样。”

阿布阴恻恻的道:“这种人一般都活不长。”

王亥接话道:“你们不能伤害这些生灵。”

云川道:“天生万物,就是给我们人类自由取用的,如果马不能为人类干活,那么,它就必须用自己的肉来偿还。”

王亥大叫道:“火畜不欠你们的。”

云川挥挥手,睚眦就把他拖去了马厩,重新看到这些马,王亥激动地双眼含泪,伸出一双颤抖的手想要去抚摸一匹熟悉的大青马,没料到,这匹大青马却尥起了蹶子,重重的一蹄子踏在王亥的脸上,王亥连惊叫的机会都没有酒立刻昏厥过去了。

等他再一次清醒过来的时候,云川还是坐在他的面前,这一次,在王亥的面前还摆着一杯酒。

云川抬抬手道:“喝了吧,你被马蹄子踢的昏过去了。”

王亥摸摸自己肿胀的右边脸摇摇头道:“大青马不会随意踢我的,一定是我那里做的不好。”

云川笑道:“喝了这杯酒,你可以去试试,看看那些畜生还能不能认出你来。”

王亥端起酒杯一口喝干了酒,就再一次在睚眦他们的帮助下去了马厩,他想要告诉头马,自己想要回到马群里生活。

目送王亥走了,云川就问阿布:“你确定这个王亥不会被马踢死?”

阿布笑眯眯的道:“睚眦用一根细竹篾去捅马屁股,没有一匹马不尥蹶子的。”

云川满意的点点头,这个王亥非常的有用,就像刚才他说的那样,一个跟着马群生活了八年的人,应该是最好的饲养马匹的人,这样人,除过这个王亥之外,应该不会再有了。

就在云川喝了两杯酒之后,王亥再一次被睚眦抬回来了,这一次受伤的是左脸,一个硕大的马蹄印子就像是雕刻在了王亥的脸上,他再一次昏厥过去了。

睚眦一边给昏厥的王亥手上涂抹芥末,一边对云川道:“这人在挨了马踢之后,即便是要昏厥了,还说是他做错了,他不该从背后靠近那些马。”

睚眦涂抹完芥末之后,就把剩下的一点芥末放了一点在王亥的鼻子上,随着一声响亮的喷嚏,王亥再一次悠悠醒来。

他的双眼已经肿胀起来了,完全眯缝成了两条缝隙,即便是这样,他还是坚持要回到马厩里继续跟野马群待在一起。

云川把酒杯推到王亥的面前道:“喝口酒吧,他可以让你精神起来,看清楚这些畜生无情的本质。”

王亥颤巍巍的双手捧着酒杯再一次喝光了杯中酒,就在睚眦他们的搀扶下去了马厩。

阿布有些不忍心的道:“族长,您为什么一定要把王亥与野马群分开呢?”

云川淡淡的道:“我不想出现一种状况,这种状况就是,我的骑兵正在向敌人发起冲锋,我们的战士已经抽出了自己的武器,眼看就要砍在敌人头上的时候,有人吹了埙,结果,战马驮着我的战士避开了敌人,从侧面跑掉了。”

阿布不解的道:“会出这样的问题吗?”

云川又喝了一杯酒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来这里这么久,说实话,我越来越不相信野人淳朴这句话,我遇见的野人就没有一个是纯朴善良的。”

阿布见族长已经下定了决心,就闭嘴不言,贴心的帮族长斟满酒,最近,族长可是越来越喜欢喝酒了。

王亥被睚眦他们拖回来的时候,呕吐物站满了衣襟,整个人似乎都不怎么好,左臂软塌塌的垂着,似乎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睚眦让仆妇们拿着湿麻布,帮助王亥处理胸前的呕吐物,顺便把他满是泥巴的双手也清理了一遍。

云川瞅着狼狈的王亥皱眉道:“这又怎么了,他不是不从马屁股后面找踢了吗?”

睚眦在一边帮腔道:“这一次王亥摸的是马嘴,那匹马也很亲热的舔舐着王亥的手,然后,那匹马就开始发疯,用头撞了王亥的肚子,又用蹄子踢了王亥的肩膀。”

听了睚眦的话,云川愤怒至极,拍着桌子对睚眦道:“那些无情无义的马留着也是祸害,你现在就去把这些马全部杀掉,剥皮取肉之后让仆妇们多加一些盐制作成咸肉过冬。”

睚眦抽出背后双刀就怒气冲冲的要走,却被瘫软成泥的王亥用仅有的一条好手臂拖住苦苦哀求道:“不怪它们,它们不过是一群畜生,将我的好意当成恶意,也是难免的。”

云川冷笑道:“留着这些畜生,说不定会伤了我的族人,王亥,你要是想要留着这些马,那就要把它们管束好,这一次,你去抽那些马十鞭子,也算是给它们一点教训。”

王亥还想说话,却被狂暴的睚眦拖着就走了,还塞给了他一个鞭子,这时候,王亥不想抽打这些野马也不成了。

阿布不解的道:“族长,既然您如此看重这些马,为何还要下重手处置它们们。”

云川冷冷的笑道:“想要驯服成年的野马几乎没有可能!我们能指望的就是那些马驹子,只有从小跟着战士一起成长起来的马驹子,才会天然性的跟战士们亲近。

成年野马唯一的作用就是生产马驹子,等它们没有了生产马驹子的能力之后,就要被淘汰,就要真的变成咸肉了。”

阿布指指王亥远去的方向道:“王亥知道这个问题吗?”

“知道不知道的一点都不重要,他从今往后,就要负责饲养这些马,负责让这些马交配产子,然后为我所用。

阿布,慢慢的等吧,等三年过后,我们云川部就会出现一支真正的骑兵,我到时候让你看看骑兵排山倒海一般的狂暴能力。”

王亥过了好久,才再一次来到云川身边,仅存的一只好手上还握着一条沾满血的鞭子。

他丢下马鞭之后,立刻挪到云川面前,张开双手道:“给我一杯酒,给我一杯酒。”

阿布给王亥倒了一杯酒道:“慢点喝,慢点喝,你以后还要照顾这些马呢,族长已经任命你为马王了。”

王亥还是把酒一口喝干了,然后就踉踉跄跄的拖着一条瘸腿站稳,指着马厩的方向对云川道:“族长,不要再折磨我了,也不要再折磨这些马了,我们都听你的话。”

云川终于笑了,点点头道:“非常好,我可以给你提供最好的食物,最好的衣服,哪怕是最好的女人也可以给你安排,王亥,之所以给你这些,我想要的不过是一些小马驹子而已。”

王亥倒在地上哈哈大笑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想让我跟火畜成一家人,你只想奴役火畜,并且想永永远远的让火畜成为你的奴隶,从你给火畜套上绳子的那一刻起,火畜,再无也不能在荒原上尽情驰骋了,再也不能自由自在的奔跑了。”

云川瞅着烂醉如泥的王亥,淡淡的道:“被人骑乘,本来就是马的使命,这种宿命,它们逃不掉的,也无处可逃!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活动的轨迹,马也一样,它们的生活轨迹终将与人类的生活轨迹重叠,最后成为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

伊伢小说网,(www.yyxsw.com.cn)提供更多好看的小说,欢迎关注伊伢小说。

上一章 这是我饲养的马 目录 下一章 集体的意义
最近更新
强烈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