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仙侠修真>仙鼎>贵为掌门(大结局)

第201章 贵为掌门(大结局)

小说名称:《仙鼎》 作者:莫默 更新时间:2021-05-20 16:43 字数:6471 点击量:6471

纯钧是一柄充满神奇色彩的飞剑。它可以伴随着张猛不断往内充入火劲而提升自己的品阶,它曾今吞噬了火麒麟的肉身,这是一般飞剑无法做到的事情。

张猛一直不知道它到底出自何人之手,但是足够了。

只要它能在正面和仙剑抗衡,这就足够了!

“你的这柄飞剑不错,我要了。”啸天妖王盯着纯钧,很是霸气地说道,话音刚落,他的身影就突然在原地消失了。

张猛整个人的神经都蹦直了,一股莫大的恐慌和危机感蔓延了全身,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张猛瞬间施展出了太极无极剑势。

“叮叮当当”一串脆响,撞击的火花在半空中绽放,张猛根本看不到啸天妖王到底是从哪个地方进攻的,可是全方位的剑势却将妖王挡了回去。

等到妖王的身影再度出现在自己面前不远处的时候,张猛不由自主地呼了一口气。

我可以抵挡住!虽然说对方是元婴期的修士,可是妖王在夺舍的时机上出了点差错,他现在不过是刚到元婴期的修为而已。自己体内的天业孽火火劲基本可以拉平这个差距。

他手上的仙剑也不能将纯钧怎么样,张猛现在唯一要担心的就是妖王那神出鬼没的身影。

当修士们的修为抵达元婴期之后,以庞大精纯的元力为基础,就可以施展出瞬间挪移的道术。从一个地方突然消失,再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

这个道术很是精妙有用,但是同样也有代价,代价就是元婴期修士的元力。

挪移的距离越远,所需要耗费的元力就越大。张猛好歹曾今也是元婴期的人,自然知道以啸天妖王现在的实力,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做很多次瞬间挪移。

可是,这种道术自己却是根本没办法破解。

啸天妖王现在的神色有点恼怒了,自己明明是元婴期的修士,手持让所有人眼红的仙剑,可是却没能在第一时间将张猛击杀。

啸天妖王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为什么。

就在妖王愣神的瞬间,张猛反守为攻,率先出手了。

几手精妙的道术在张猛手上绽放出耀眼的光芒,朝妖王袭击了过去。

土灵据龙,天火散花,云霄神雷,张猛是翻着花样用自己掌握的道术招呼着啸天妖王。虽然没有多大的效果,可多多少少也打乱了妖王进攻的节奏。

趁着这个时候,张猛抽空观察了一下另外一片战场。

花大姐一群人正在跟一些妖魔奋战,这些妖魔的水准已经完全不是当初麒麟山百花门那些没用弟子的水准了,他们其中,不乏一些已经达到金丹期修为的高手。

想想也是,有啸天妖王这个名义上蜀山掌门的身份在这,若是他帮那些妖魔夺舍的话,这里出现金丹期修为的敌人也不奇怪。

虽然妖魔的人数,修为,都要比花大姐他们高出几倍。可是花大姐一群人仗着法宝精妙,倒也能和那些人打成个平手。秦芷云率领回春谷的人也在一旁助阵,有秦芷云这个金丹顶峰的高手相助,张猛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整个修仙界,现在恐怕只有自己,只有自己手上的纯钧,能遏制一下啸天妖王了。

花大姐他们的法宝虽然精妙,可估计也顶不住仙剑几下砍的。

必须得把啸天妖王拉出这片战场,以免他恼羞成怒,对其他人痛下杀手。

“妖王,这里不是很方便,且跟老子过来,老子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实力!”张猛突然收起了道术,对啸天妖王大喊一声。

啸天妖王的老脸都快扭曲了,虽然明知道这是激将法,可妖王还是怒火中烧,杀气腾腾地朝张猛追了过去。

这就对了!张猛立马扭头御剑飞走,浑身的元力都被调动了起来,尾随在屁股后面的杀机却始终摆脱不开。

一直飞了足足有一刻钟时间,张猛来到了蜀山的最高峰,通天殿!

这片原本属于蜀山最神圣的地方。现在已经空无一人,死一般的寂静。

就是这里了,这里已经远离另外一片战场,这里将成为自己或者啸天妖王的墓地!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老实说,张猛虽然没有多大的自信,可是在这短暂的接触中,他发现,啸天妖王也不能将自己怎么样,至少,短时间内如此。

相比较千年之前而言,啸天妖王一击秒杀了自己,现在的妖王不过是实力比自己高一点,武器比自己好一点罢了。

而且,自己还有绝招没有释放!封印在纯钧之中的火麒麟早就不耐烦要跑出来晃悠了,可是一直被张猛死死地压制着。

这份大礼,要在妖王出其不意地时候送给他,才能达到让他震惊的目的。

望着追过来的啸天妖王,张猛突然醒悟了。

现在的妖王,已经不是千年前的啸天妖王了。自己的修为是一步步修炼上来的,而他,却是通过夺舍原来蜀山掌门天听道人的肉身,得到的元婴修为。

妖王原来的心性和功法,肯定跟天听道人的元力格格不入,所以他即便是元婴期的高手,但是能发挥出来的实力却有限的很。

想明白这点,张猛突然放声大笑起来,他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可能在这里将妖王击杀的。

“猖狂!”张猛的笑声彻底激怒了啸天妖王。

继承了天听道人肉身和修为的他,挥动着仙剑就朝张猛冲了过来:“万剑归宗!”

一时间。整个天地间都充满了剑影,杀机将张猛全身上下都锁得死死的。

“天道,三才化生,四相轮回!”和妖王这种半路捡来修为的二路货不同,张猛所有的剑招都是自己修炼的,使用起来更加得心应手。

巨大的暗红色光幕抵挡住大部分剑影之后,轰然碎裂了,但是四相轮回那庞大的推力,同样将剩下的剑影推飞了出去。

剑气纵横!地面上被击打出无数坑洞,蜀山玄天殿瓦片坠落,这座神圣的宫殿一瞬间就千疮百孔起来。

即便它有结界的守护,可还是抵挡不住这强烈的冲击。

“五行方尽!”张猛的剑势连绵不绝,立刻反守为攻,啸天妖王猛地一挥仙剑,一道巨大的光影,仿佛一柄屠刀一般,迎上了五行方尽。

两者在半空中相撞,迸发出灼目的光芒。

张猛是剑修,妖王继承了天听道人的功法和肉身,也是剑修。

当两个实力强劲的剑修碰到一起的时候,没有炫目的道术,没有深奥的阵法,没有繁多的灵符。只有近距离的搏杀,你来我往,丝毫不能退让。

抱着必死的决心,不会惧怕武器插进身体的摩擦声和鲜血飞溅的血红,只有这样,才有机会战胜对手。

蜀山通天殿前,不断激发出武器的碰撞声,张猛和妖王两人都已经将身法施展到了极致,全力压缩着体内元气的输出,拼了命一般打斗着。

叮叮当当的声音从开始就没有停断过,两个人就象是卯足了力道的发条。一旦被释放,不耗尽最后一点力气,就不会停手。

玄天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被破坏着,一根根支撑着大殿的支柱缓缓倒下,当最后一根支柱被毁坏的同时,这座大殿再也不堪负重,轰然倒塌。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也不知道拼了多少着。

当日落西山的时候,最后一点光芒绽放,两道人影以相反的方向飞出。

张猛反握着纯钧,插在地面上,以此来拖延自己倒退的步伐,地面被划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当一切都静止下来的时候,张猛情不自禁地大口喘起了气。

他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身上多有伤痕,最恐怖的一道是脖子处,深愈三寸,还在不断地往外涌出先选,差点就有性命之忧。

倒不是张猛不想止血,可是被仙剑划破的地方,元气根本运行不到那里,根本无法止血。

啸天妖王现在的处境也不是很美妙。他以为凭借着元婴期的实力,再加上仙剑,天下已经所向无敌。

可是横空中杀出的张猛却给他敲了个警钟,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能与他抗衡,而且,没落多少下风。

妖王原本仙风道骨的造型现在看起来很有点狰狞,他同样衣衫褴褛,身上有不少伤口,也无法止血。

妖王咧了下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他清楚地感受到,那些被划破的地方,有一种灼热的能量在燃烧着自己。

“你很有点古怪!”妖王不得不承认,以自己的实力,居然对这些滚烫的能量没有任何办法。而且以他的见识,居然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

天业孽火,所有的修士都不陌生,可从没人听过,有人能吸收天业孽火,再用它来攻击。

这种天地间自主诞生的火焰,即便是元婴期修士被灼烧到,也难逃神魂具灭的下场。

“是时候了。”张猛站直了身体喃喃自语道。

之所以冒死和啸天妖王近身打斗到现在,就是为了消耗他的元气,消耗他的实力,只有这样,自己的计划才有成功的可能。

而现在,两人激战了差不多整整一天时间,体内的元气消耗同样巨大,张猛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成功的机会,错过了,就是自己完蛋。

自己一旦死掉,花大姐他们同样难逃厄运,妮子也会死无葬身之地,所以,绝对不能失败!

运足了全身的力气,张猛手持着纯钧,对还在那边喘息的啸天妖王狠狠投掷了出去,同时装出气急败坏的模样大喝一声:“妖王,你就是个!”

喊完之后张猛甚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啸天妖王大笑地看着垂头丧气的张猛道:“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了么?”

他终于到极限了!妖王也是一阵轻松,这确实是个强敌,以仅仅只有金丹期的修为,和自己正面对抗了一天不落下风,但是他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在这种情况下,居然将自己的飞剑抛了出去,不是放弃是什么?不过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让人尊敬的对手,可惜啊可惜,大家不是一条船上的。

面对飞来的纯钧,妖王只是轻描淡写地挥动了一下仙剑,想将它格挡开。

但是当飞到面前的纯钧发生变化的时候,妖王的笑容顷刻间凝固了。

“吼~~~”一直跃跃欲试的火麒麟,在接受到张猛的意念之后,以一种出其不意的方式现身了。

原本那漆黑的大剑,眨眼间变成了上古凶兽,打死妖王也想不出来还有这种事情。

妖王的仙剑划在火麒麟的身上,迸发出一串火星,而他本人也在这个时候被火麒麟庞大身躯压住了。

火麒麟摁住了他的两只胳膊,张开大嘴对准了他的肚子。

妖王看到火麒麟的大嘴中出现了一串巨大的火光。

到底还是元婴期的修士,在危急之下,妖王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保命道术,瞬间挪移。

可是当他刚提起一口元气,准备施展这个道术的时候,那边跌坐在地上的张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天道,七星龚瑞!”

妖王赫然地发现,自己提起的元气噶然而断,同时身体居然一阵僵硬,动弹不得了。

七星龚瑞就是让人定身的剑势,当初在不倒仙翁的倒上,金蝉曾今使用过。

张猛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使用这个剑势,效果如何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即便有效果,那也是短暂的。

机会,只有一线!

当张猛百忙之中施展出这个道术之后,他整个人迅速地朝妖王冲了过去。

“吼!”就在这个时候,火麒麟口中的火焰终于喷了出来。

啸天妖王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火麒麟的火焰,和天业孽火也差不多了多少,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被击中,妖王一下就受了重伤。

可是还没完!

张猛冲到了妖王面前,一脚踹在火麒麟身上:“闪开!”

火麒麟被踹了一个趔趄,躲到了一边,张猛屈膝蹲在妖王身前,体内两条筋脉中的火劲全部聚集到了右手上,面对着痛苦挣扎的妖王狞笑道:“你的死期到了。”

妖王的腹部,被火麒麟的火焰烧出一个巨大的伤口来,已经血迹斑斑。

张猛伸直了右手,顺着那个伤口插进了妖王的丹田之中,火劲陡然迸发出来。

妖王挣扎的动作越发剧烈起来,整个人的身体都蹦直了,不断地抽搐着,但是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愤怒和仇恨,直直地盯着张猛,一字一顿道:“妄我将你当成英雄好汉,没想到……没想到你居然玩阴的!”

“老子向来不是英雄好汉!”张猛阴笑着。

妖王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绝望的神色,在这最后关头,他闭上了双眼,轻声说道:“天——魔——解——体!”

张猛的笑容也凝固了,他看到妖王的丹田中绽放出一团灼目的白光,想抽出自己的右手逃离,可是却被妖王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拽住了。妖王明显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

当妖王丹田中的光芒达到顶峰的时候,“轰隆”一声巨响,整个通天殿被夷为平地,蜀山最高峰甚至都矮了一截。

我母亲!张猛心中怒骂道。

当张猛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玲雅温柔无限的脸,她就那样坐在床边,静静地注视着自己,眼睛一眨不眨。

张猛觉得浑身都是酸疼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这是哪?”张猛开口问道。

妮子一惊,美丽的眼眸中居然有丝不可置信的神采流露,片刻之后,她才突然反应过来,一边对门口大喊道:“师尊醒了!师尊醒了!”

门外传来的一阵阵奔跑的脚步声,不一会,房间里涌进来许多人。

花大姐夫妇,金蝉,琉璃,乱童子和曾铁都在,还有一些不认识的面孔。

张猛一一扫过,可是当他看到一张标志的脸蛋的时候,他顿时有一种再昏过去的念头。

这个人居然是绿雪!当初斩断自己筋脉,差点让自己沦为废人,之后又被自己非礼过的绿雪!也正是她,让自己发愤图强,躲藏到了南疆洞府修炼。

绿雪现在也有点脸红,但是她还是轻轻地呼喊了一声:“师尊,您醒了?”

“师尊?”张猛有些发懵,挣扎着坐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开口问道:“谁能告诉我我睡了多久,这期间又发生了什么事?”

“你昏迷了一年了。”妮子一说起这话就直流眼泪,“多亏了回春谷的秦长老救援及时,给你服用了很多灵丹,才将你救了回来。”

张猛眨巴眨巴眼,突然想了起来,自己和啸天妖王的战斗最后,这个居然施展了天魔解体,企图和自己同归于尽。

“她人呢。”张猛觉得有必要跟她道声谢。

“已经回回春谷了,一年前修仙界的动乱让各大门派都损失惨重,回春谷虽然损失比较,可还是有损失的。秦长老回去处理门内的事情了。”玲雅答道。

“那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蜀山啊!”妮子擦了擦眼角,露出一抹如释负重的笑容。

“我为什么还在这里?”张猛有些犯迷糊,如果自己昏迷了一年,妮子应该把自己带回南疆才对。

“因为我们现在都是蜀山的人了。”花大姐笑着坐在了床边,“我们现在都是蜀山的高层人员,我和长恨是玄气殿长老,金蝉是律德殿长老,乱童子是通天殿长老,琉璃因为精通阵法,被尊为真武殿长老,负责门派防护。”

琉璃在一旁猛撇嘴:“当老娘稀罕似的!”

“什么?”张猛大惊失色,“老子跟蜀山有不共戴天之仇,你们居然都当了蜀山的长老?”

众人哈哈大笑道:“一年前啸天妖王作乱,蜀山高层从掌门到四大长老,无一幸免,全部被害。你杀了妖王之后,蜀山的人早把你当成救星,在秦芷云的提议下,你现在已经是蜀山掌门了!我们只是顺带沾了沾你的光而已。”

“!”张猛的眼角都斜了。

“师尊,您说粗话!”绿雪瞪着张猛道。

“我一个散修,怎能当一派掌门?而且,我也不是蜀山出身,你们别开玩笑了。”张猛推辞道。

“可是,你是剑修!而且是当今修仙界最强大的剑修!蜀山的弟子全都把你当偶像了。”花大姐拍了拍张猛的肩膀,“行了,你醒了就好,大家都出去吧,顺便把这个消息通报整个修仙界。”

张猛顿时无语了。

半个月后。

张猛带着妮子鬼鬼祟祟地行走在蜀山中。

“师傅,我们真的要离开这里么?”玲雅悄声开口问道。

“当然。”张猛抹了下脸皮,“我来蜀山只为了洗剑池的万年寒冰水,什么掌门谁愿意谁当去。”

“可你要是当了掌门,那万年寒冰水不就是你的么?”玲雅不解地问道。

“这不是一样。”张猛使劲摇头,现在自己是偷别人家的东西,要是真当了什么掌门,那就不好对洗剑池下手了。

“嘘,别说话了,等我把万年寒冰水收集了,然后咱俩就离开这个鬼地方。”张猛这段时间被那些蜀山弟子一口一个师尊叫的心里渗得慌。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洗剑池。

夜晚,月光如水,洗剑池上冒着阵阵寒雾,周边气温冷到极点。

张猛不禁吞了吞口水,自从天业孽火消耗完之后,他就没有认真地修炼过,现在终于有机会再继续修炼了。

正当张猛掏出葫芦,掐着法决,对准洗剑池的时候,一阵阵衣袂飘飘的声音传了过来,下一刻,四面八方,点点光芒迅速地朝这边接近了过来。

不大一会,洗剑池边便聚集了无数蜀山弟子。这些人眼巴巴地看着张猛,也不说话。

张猛的老脸有些红,毕竟被抓了个现行,纵使脸皮再厚,也有些撑不住。

“师尊,天色已晚,您还是回去休息吧。”绿雪单膝跪在地上,恭敬地说道。

“恭请师尊回通天殿休息!”蜀山的弟子们全都半跪了下来,异口同声地喊道。

“你们……你们怎么能这么无赖?”张猛嘴角抽搐不已,“哪有非逼着别人当掌门的?”

“可您如果要走了,蜀山就真的没了。”绿雪抬起头来看着张猛,“洗剑池就在这里,您以后若是想用,随时都可以来。”

“张猛。”花大姐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飞了过来,“留下来吧,这些娃娃需要一个支柱。”

“你也这么想?”张猛看着花大姐,差异地问道。

花大姐点了点头,“不仅我这么想,金蝉和长恨他们也都愿意留在这里,四处漂泊虽然有自由,可在这里干什么事情也都很方便。”

“哎。”张猛叹了口气,扭头看了一眼玲雅问道:“你呢?”

妮子怯怯地看了张猛一眼道:“师傅你到哪我就到哪。”

盯着妮子看了半天,张猛才点头道:“好吧,我就留在蜀山。但是……我只是在这里挂着名,你们要是出了什么事可别找我。”

“知道了师尊!”蜀山一票弟子大喜过望。

看着天空中一轮皓月,张猛想起了当年自己身为散修的窘迫,自己可以经历这些,但是现在毕竟是一个人的师傅了,得为她多考虑考虑。

就留在这里吧,有蜀山作为一个屏障和靠山,想必玲雅会更加用心的修炼,而且,这里还有很多朋友,不会那么的孤单……

(全书完)

伊伢小说网,(www.yyxsw.com.cn)提供更多好看的小说,欢迎关注伊伢小说。

上一章 仙剑 目录
最近更新
强烈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