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仙侠修真>与凤行(本王在此)>回人间(三)

第32章 回人间(三)

小说名称:《与凤行(本王在此)》 作者:九鹭非香 更新时间:2019-02-18 13:02 字数:3893 点击量:3893

行止面色更冷,显然,这道声音是针对沈璃而来。砖石在身后一响,行止微微转过眼,看见一个被削掉半个脑袋的壮汉从废砖石里爬了出来,墙壁上,被沈璃摔死在墙上的人也掉落下来,这两名壮汉皆是满身鲜血,他们像听从了什么指挥,毫无意识的像行止走来。

沈璃见此,手指下意识的握紧,欲起身再战。肩头却被行止死死握住:“你不想活了么?”他声色冷厉,沈璃扯了扯嘴角,“就是因为想活。”

行止唇微抿,心底泛起一股遏制不住的情绪,他连头也没回,衣袖一挥,五指向着两名壮汉的的方向一收,宛如晨钟大响,清天下浊气,极净之气自他周身溢出,光芒刺目之间,周遭一切化为灰烬。

“我会让你活着。”

沈璃脑袋已经完全迷糊,心里的话拦不住一样呢喃出口:“以前……没有哪个人是行止……”

握住沈璃肩头的手心收紧,看着已经昏过去的人,行止漆黑的眼眸里看不清情绪。

应该去追。行止清楚抓住这幕后指使人的重要性,也知道沈璃必定也是希望他去将那人抓回来,还魔界一个清白。但是……

走不开。

看着怀中人苍白的脸色,行止把住沈璃脉搏的手不由自主的收紧。这个女子,大概从来没像女人一样活过,不沾胭脂,不会软弱,因为太强大,所以从来不会站在别人的背后,她就像她手里那杆银枪,煞气逼人。如她所说,以前没有谁是行止,没有谁能将她护住,所以她总是习惯单枪匹马,去战斗,去守护,去承担伤痛,去背负本是男人应该背负的家国天下。

可就是这样强大的沈璃,一旦脆弱起来,便奇怪的让人心疼,像一只猫懒洋洋的伸出爪子在心尖挠了一爪,初时没有察觉,待察觉之时,已是又疼又痒,滋味难言。

“真是个……麻烦。”空荡荡的空间里只静静飘荡出这样一句话。而那道身影却始终抱着怀里的人,一动没动。

庙里拂容君让景惜做了自己的小跟班,在庙里走来走去的让景惜帮他拎着根本用不着的药箱。景惜道行不高,怕极了自己走着走着就不小心露出了蛇尾,悄悄的唤了几声拂容君,拂容君才笑眯眯的转头来看她:“累啦?那歇会儿?”

景惜将药箱递到拂容君面前:“仙君,我很想帮你,可是我怕自己忍不住变为原形……”

“不会。”拂容君笑眯眯的围着景惜转了一圈,“本神君的法力已经通到你身上啦!绝对不会让你化为人形的。”说着,他已手中破折扇挑逗似的在景惜大腿上轻轻一划,三分玩暧昧,七分占便宜。景惜脸颊微微一红,不好意思的往后退了两步。拂容君又上前一步,面上轻浮的笑容还未展开,一道身影蓦地插|到两人中间,黑色宝剑往拂容君胸前一挡,将他推得往后退了两步。

“仙君自重。”

景言只落了四个字,转身将景惜手里的药箱往地上一扔,拽了她的手便往庙里走。

拂容君脸色一青:“你的相好不是在地上躺着么!出来作甚!”

景惜闻言愣愣的盯着景言,只见景言微微转头,冷冷睇了他一眼:“我与施萝姑娘并无私情,仙君莫要污蔑了施萝姑娘的清誉。”他将景惜手一拽,面色有些不悦,“还站着干什么?想留下来?”景惜立马垂了脑袋,有些委屈:“好凶。”

景言眉梢微动,还未说话,忽听庙门前面传来嘈杂的声音,他转过墙角,看见白衣人抱着一个血糊糊的身影疾步踏进屋来,白衣人声音不大,但却传遍了每一个人的耳朵:“拂容君何在?”

拂容君也看见了这一幕,神色一肃,疾步上前,跟着行止的身影便进了殿内:“这是怎么了?”

景惜也好奇的探头去打量,景言回头,正瞅见了她的目光追随拂容君的模样,景言胸口一闷,身形一动挡住了她的视线:“还想让别人占你便宜?”

“仙君是好人……”

“闭嘴。”

见景言脸色难看至极,景惜嘟囔道:“我又没做错什么……不开心,你就回去照顾地上那个姑娘去,为什么老凶我。”

景言瞥了景惜一眼,微微有些不自在道:“施萝姑娘只是……有些原因。”

景惜一扭头:“反正景言哥哥你做什么都是对的,有原因的,我都是错的。”她转身离开,独留景言在原地愣神。

与此同时,在庙里面,拂容君看见满身是血的沈璃不由吃惊道:“她怎么会伤成这幅德行?”

行止没有搭理他,只是把沈璃往地上一放,让她躺平,然后抓住她的右手,对拂容君命令道:“将她左手握住,做净神术便可。”拂容君不敢怠慢,依言抓住了沈璃的左手,却在触碰到她皮肤的那一刻又是一惊。

他只觉沈璃体温极低,体内有一股莫名的气息在涌动,像是与血融合在一起,让人分不清她到底是中了毒还是中了咒术。拂容君嘴里泛起了嘀咕:“不就离开这么一会儿时间,怎么会弄成这样,若有什么发现,待得大家一起商量之后再去,岂不是更好。”

“她不会信任你。”

行止声音极淡,话出口的同时,心里面也在想着,沈璃也不会相信他,不会相信天界的任何人。若不是实在伤重动不了,今日她怕是还得追着那幕后之人走的,固执到了极致。

拂容君一咬牙,净心术已经启动,他嘴里还是忍不住小声埋怨道:“所以说谁敢娶这样的女壮士回家啊!这种家伙哪有半点娇柔弱小惹人怜惜的女人味。”

行止目光淡淡的瞅了拂容君一眼。拂容君心道这婚是行止赐的,他那般说话定是让行止心有不悦,他一撇嘴,耷拉了脑袋,乖乖为沈璃疗伤,不知庙里安静了多久,拂容君晃似听到了一个十分轻淡的“有”字。

拂容君抬头愣愣的望行止,但见他面色如常,目光毫不躲闪,拂容君只道方才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听错了。这个行止神君冷心冷情,连他姐姐洛天神女都不能让他动心,他怎么会怜惜沈璃这种女汉子。

沈璃的伤比拂容君想象的要更为严重,即便是他与行止神君一起施展净心术,也仍旧治了一个下午才将沈璃身体中的气息慢慢遏制住了。她周身的伤口不再淌血,脸色看起来虽然还是苍白,但已经被才搬回来时的那副死人相要好看许多。

控制住了沈璃身体里面气息,拂容君长舒口气,道:“神君,到底是什么样的妖怪才能把碧苍王伤成这样?”在拂容君的印象里,这个魔界的王爷简直就是金刚将士,打不坏摔不烂,突然露出这么一面,让拂容君有些措手不及。

“此次掳走地仙的事只怕不简单。”行止沉吟,“幕后主使尚未抓到,不知他还有什么阴谋,沈璃伤重体中又带毒,不宜回魔界,所以待今夜歇后,明日一早你便先去魔界,告知魔君此间事宜,让他心里有个准备,之后立马启程回天界,兹事体大,不得耽搁。”

拂容君一愣:“我?我去?”他有些不情愿,“可是……好不容易才解决了扬州这些事,就不玩会儿……”

行止抬眼望着拂容君,倏尔一笑:“仙君想如何玩?可要行止唤两只神兽陪陪你?”

养在天外天的神兽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招架得住的。拂容君立即摇头:“我明日就走,可是扬州城里的瘴气还有这些吸入了瘴气的人怎么办?”

“瘴气来源已被我斩断,四方地仙也已经归位,消除瘴气只是迟早的事,至于这些病人,我自有办法。”行止看了看沈璃的脸色,“这里已经没什么事了,你去收拾一下,明日便走。”

拂容君撇了撇嘴,有些不高兴的应了声知道了,他转身出屋,外面传来他寻找景惜的声音。

“捉住……”躺在地上的沈璃气弱的吐出这一句话,双眼吃力的睁开,神智已经清醒了,行止将她肩扶起,让她靠在自己身上给她摆了个舒服的姿势:“哪里还有不适?”

沈璃缓了一会儿,倏地双马微亮,拽住行止的衣服问:“苻生,抓住了没?”

“苻生?”

“当年烧了行云院子的那个家伙。”沈璃咬牙,“当初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现在仔细想想,那个晚上的事情都太过集中了。他烧了行云的院子,咱们一去睿王府,小荷便莫名的知道了睿王隐瞒她的那些事,当时我确有感觉到一股隐隐约约的魔气,却没有细究……”知道那人身上确有魔气,沈璃只道是同族的人私下在进行什么动作,“现在他又抓了地仙,造出那样的怪物,混账东西,不知是从哪里跑出来的小兔崽子,竟敢背着魔界行如此恶事,待我捉住他……咳……”

行止目光微沉,心里不知想到了什么,手却拍了拍她的背:“先养伤,别的稍后再说。”

沈璃缓了一口气,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行止抱在怀里,她有些不自在的扭了两下:“让我躺地上就好。”行止像没听到一样,抱着她没动,一股凉凉的气流从他掌心流进身体里,沈璃只道他还在给自己疗伤,便乖乖的倚在他怀里没有动。

“我中的这毒难解吗?”

“略有些困难。”行止声音淡淡的,虽说的是困难,但给人的感觉却是轻轻松松,沈璃也没有多在意:“我们大概什么时候能回魔界?”

“缓缓吧。”行止声色带了几分恍惚,“待我将消解瘴毒之法交给该交的人。”

今夜瘴气渐消,拂容君撤了结界,将景惜带去房顶上坐着:“想看星星吗?”

景惜眨巴着大眼睛望他:“可以吗?”

拂容君勾唇一笑:“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言罢手一挥,仿似清风一过,景惜头顶的那一片天空瘴气全消,露出了璀璨的星空。景惜惊叹的张开了嘴:“真的出现了,好漂亮。”

拂容君深情的望着景惜:“在我眼里,你的眼睛与星空一样美丽。”景惜愣然转过头来,拂容君紧紧捉住她的目光,唇慢慢往她的唇上印去。

“景惜!”一声厉喝夹着控制不住的怒气震人耳膜。

景惜立马转过头,看见下面的景言,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拂容君怒道:“怎么又是你!”

景言目光森冷,如箭一般扎在拂容君身上,拂容君是个欺软怕硬的主,知道这家伙打不过自己,顶着他要杀人的目光,将景惜的手一牵:“他总是对你那么凶,我们不理他。”

景惜却往后一缩,抽回了自己的手:“我……我还是下去……”

拂容君凑嘴巴到景惜耳边小声道:“我知道你喜欢他,但是他之前为了另一个女人对你怎么凶,你不让他醋一醋,紧张一下,他会把你吃得死死的。”拂容君笑着对景惜眨了眨眼,“相信我没错,本仙君可是情圣呢。”

景惜愣愣的望着拂容君:“仙君,是在帮我?”

“没错,不过我可是要报酬的,你得亲亲我。”

景惜脸蓦地涨红,连忙摆手:“使不得使不得。”

拂容君哈哈一笑:“逗你可真好玩。”言罢,他将她腰身一揽,身形一转便没了人影。下方的景言愕然了一瞬,巨大的愤怒涌上来之时还有一股遏制不住的恐慌在心里撕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像是与他一起长大,一直属于他的这个姑娘被人偷走了一样,让他抑制不住的惊惶。

伊伢小说网,(www.yyxsw.com.cn)提供更多好看的小说,欢迎关注伊伢小说。

上一章 回人间(二) 目录 下一章 上古神君的烦恼(一)
最近更新
强烈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