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仙侠修真>与凤行(本王在此)>美绝人寰的东海渔夫(三)

第54章 美绝人寰的东海渔夫(三)

小说名称:《与凤行(本王在此)》 作者:九鹭非香 更新时间:2019-02-18 14:03 字数:3119 点击量:3119

翌日,外面风雪如簌,金娘子领着沈璃与行止穿过买卖交易的大殿,殿中空无一人,想来白日这里是不会对外开放的,殿中的稀奇珍宝陈列在案,沈璃转头打量,金娘子一笑:“这里的东西都是奴家用来卖的,不过姑娘若是看上了,奴家倒是可以少做笔买卖,将东西送给姑娘,只是姑娘若愿意将奴家亲上一亲,那便好了。”

沈璃嘴角一抽,身后的行止生生的将她的脑袋拧正,迫使她看着正前方:“走吧。”

金娘子一笑:“奴家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神君这便醋了啊,真是小肚鸡肠呢。”

行止推着沈璃便往前走,没有理她。

穿过大殿,又走过一片雪地,方行至一处山洞前,金娘子转身道:“神君该止步啦,里面便是奴家为姑娘治伤的地方,还望神君在洞|外守着,切莫放人进来。”

行止道:“我亦可进去守着。”

“这可不行。”金娘子将手上附着着白气,她探手拉住沈璃:“待会儿奴家可是要为姑娘宽衣解带的,这女子的肌肤怎能让男子随意看见,即便你是神君,那也不行。你若非要进来,那好,你来为姑娘治伤,我在旁守护指导,只是治疗过程中必有肌肤之亲,神君,你……”她眼角妖媚之气散出,语带三分调戏,“你行么?”

行止脸上笑意未减:“如此,我在外面守着便是。”面对金娘子赤|果果的挑衅,行止居然说出这么一句服软的话,着实让沈璃吃惊不少,她怔然,又听行止道,“但,还望金娘子也注意分寸,别做不必要的举动,莫要,触及底线。”

话音落,沈璃只觉周遭寒意更甚,金娘子却是一笑,对沈璃道,“来,姑娘,咱们进去吧。”将她往一个黑糊糊的洞穴里面引。全然进入洞|穴之时,沈璃蓦地顿住脚步,这里面什么都看不见,声音也像是被厚厚的石壁隔绝了一般,鼻尖也嗅不到任何味道,简直像是再一次陷入五感全失的地步一样,唯有手被握在金娘子的掌心里。

“姑娘?”金娘子轻声询问。

“等一下……”沈璃努力调整情绪,再睁眼时,她褪去了所有脆弱,“走吧。”因为牵着的人不是行止,所以……她得将自己武装为无坚不摧的碧苍王。

金娘子金色的有眼眸在黑暗中一亮,她轻轻笑道:“奴家可真喜欢姑娘的脾性呢。”

继续往前走,沈璃隐约看到了一丝微光,那是一处简陋的石室,有一张石床,铺就着干枯的稻草,在石床的后面,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金娘子将沈璃牵至石床边让她坐好,笑道,“此处乃是奴家素日练功打坐之地。”

沈璃奇怪的望着那个向下延伸的黑糊糊的洞穴:“那又通向何处?”

“那里?”金娘子虽还笑着,但却语带警告,“那里可不是活物该去的地方,姑娘知道奴家是妖,既然是妖便难免生出一点邪念,那处洞穴里,装的便是奴家数万年来剖离下来的邪念与欲|望,奴家将它们封在此山深处,这么多年也不知它们在下面长成了个什么模样,但姑娘若爱惜性命,便一定要记住,千万别进去,千万别对它好奇。”

沈璃点头:“是我方才问得冒昧了。”

金娘子一笑:“无妨无妨,这本也是要交待你的事。那么,姑娘,请宽衣吧。”

沈璃的手放在腰带上,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身形一顿:“要……脱光么?”

金娘子笑得极是开心:“脱光也可脱光也可,奴家不介意的。”她话音刚落,一道厉芒倏地自洞外穿进来,直直扎在金娘子脚边,沈璃定睛一看,那竟是一根锋利的冰箭。

这……应当是行止弄出来的玩意儿吧……

“哎呀,神君生气了呢。”金娘子咯咯笑道,“奴家险些忘了以神君的法力,要透过法力屏障,做偷听之事,可是简单得很。罢了罢了,姑娘,你只脱上衣便可。”

行止……在偷听?不知为何,一想到这事,沈璃脱衣的手便有些难以继续,但现在哪是为这种事犹豫尴尬的时候,沈璃一咬牙,扒了衣裳。待再转头时,金娘子已经不在石室之中,沈璃一愣:“金娘子?”

“奴家在这儿。”

只听“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个金色的蛇头从稻草之中钻了出来,她爬上沈璃的腿,缠绕住沈璃的腰,最后将蛇头搭在沈璃肩头上:“唔,以这副身躯,奴家倒是觉得姑娘的体温正好呢。真暖和。”

沈璃感觉微凉的蛇身在她身上蹭来蹭去,时而紧时而松,且她赤|身|裸|体,饶是再三告诉自己淡定,也难免有些羞赫:“但闻,娘子如何与我治疗?”

“说来也简单,不过就是让奴家的灵力注入你的身体,帮你疏通血脉,平衡你体内的两股力量罢了。”她正事刚说完,便开口道,“哎呀,姑娘的背好多伤口,看着真让奴家心疼。不过……奴家也好生喜欢啊,真有血性,太帅气了,唔,不行不行,奴家不要那天外天的星辰了,奴家还是要你。”说着,她分岔的舌头探出,在沈璃脸颊下扫了扫。

沈璃默默推开她的脑袋,好在这人现在是蛇身,否则……她约莫会忍不住揍她吧。

“唰”一声破空而来的声响,无数只细小的冰箭扎来,金娘子蛇尾一挥,将冰箭尽数挡去,在沈璃耳边咯咯笑道,“姑娘,你看神君多着紧你呢。”

沈璃隐忍道:“治伤。”

“奴家不过玩笑而已嘛,你们夫妇俩真是一顶一的没趣,哼。”金娘子微微一仰头,“治伤便治伤,有些痛,你且忍着。”

言罢,蛇身在自己身上收紧,刺痛自颈项处传来,沈璃似能清晰的看到锋利的牙尖刺破皮肤时的画面,有一股冰凉的气息蹿进血脉里,随着血脉的流动,游便四肢,冰凉,但却有一丝通畅之感。待这气息在身体里运转了一个周天后,

它忽然在腹部那处停了下来,渐渐的,一股灼热之气被它引了出来,沈璃身体中本没有法力,但这股灼热之气出现之后,她忽觉身体里沉睡已久的法力也跟着复苏,立即与那灼热之气缠斗在一起,仿似互相要将互相吞噬掉。沈璃额上渗出汗水,腹部灼热得连她也感觉到了疼痛,仿似又是那天浴火之时,要将自己烧起来的热度……

金娘子缠绕在她腹上的蛇身忽而散发出冰凉之气,抑制了此处灼痛,体内的那股冰凉之气也同时作用,将缠斗在一起的那两股气息包裹其中,以外力迫使它们融合在一起,最后化为一股沈璃从没感受过的气息,隐匿在了身体之中。

冰凉之气继续前行,如法炮制的处理了四五个气息交缠的地方。

约莫一个时辰后,那道气息收归金娘子的齿间。她松了口,一声喟叹,而沈璃肩上被她咬过的伤口也在慢慢愈合。金娘子道:“今日是第一天,便先只处理这几处,待明天适应之后,奴家再多融合几处,姑娘现在可有不适?”

沈璃握紧拳头,然后又松开掌心:“没有……只是身体里好似有些奇怪。”

“怎么?”

“我说不上来,反正感觉是舒爽了一些。”

“如此便好。”金娘子身上亮光一闪,她再次化为人形立在沈璃面前,“那么姑娘,穿好衣裳,我带你出去吧。”

“娘子……我有一问。”沈璃沉吟了许久,终是开口,“有人说过,碧海苍珠……也就是我身体里那股灼热之力,它本来是属于我的东西,我是衔着它出生的。为何如今……它会与我身体中的灵力相冲?”

“衔珠而生?”金娘子歪着脑袋想了想,“哦,原来姑娘便是大名鼎鼎的碧苍王啊。”

“这力量既是王爷天生便有的,那依奴家浅见,定是你后天习的灵力术法与先天之力相克制,所以才导致两股力量无法融合。”

后天习的术法灵力……她的一切是在魔君那里学来的,而碧海苍珠也是魔君给她的,魔君既然知道碧海苍珠,便必定知道她身体里的灵力与碧海苍珠的力量相冲,既然如此……为何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要如此教她?

接下来的五天时间,沈璃日日与金娘子呆在洞|穴之中,每次治疗前,金娘子总是少不了对她一番调戏,前一两次不习惯,多来几次沈璃便麻木了,左右金娘子还是知道分寸的,并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倒是金娘子在治伤的时候常常分心与沈璃闲聊,一些上古轶闻在她嘴里说出来总是别有一番风味。

她连带着也扒出了许多行止以前干过的事,什么诞生之初因形容过于美丽而被众神赠花插头以为戏弄,什么与神清夜竞美以一票之差输掉,愤而数百年不曾踏出房门一步。最后还得靠神清夜以美酒相哄,方而释怀。

沈璃听得好笑,原来行止之前竟是那样一个人,只是或许后来有,像神明一个个死去,天外天越发空寂,像挚友清夜被天罚,从而永堕轮回,像之后独力扶持天界,像淡看山河变化,唯剩他一人孤立世间。

经历的失去那么多,要他如何不淡漠。

伊伢小说网,(www.yyxsw.com.cn)提供更多好看的小说,欢迎关注伊伢小说。

上一章 美绝人寰的东海渔夫(二) 目录 下一章 世上竟有比你还老的妖怪(一)
最近更新
强烈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