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仙侠修真>与凤行(本王在此)>高深莫测的凡人行云(二)

第6章 高深莫测的凡人行云(二)

小说名称:《与凤行(本王在此)》 作者:九鹭非香 更新时间:2019-02-18 10:42 字数:3646 点击量:3646

至夜,四周寂静无声,行云没有锁门的习惯,得以让沈璃扒开门缝悄悄的钻了出去,凭着恢复了一点的法力,寻着今日那妇人的气息,往巷陌的一头“窸窸窣窣”的奔去。

没有关上的院门里,隐隐传来一声叹息:“此鸡太闲。”

沈璃寻着气息一路寻至一个小院门口,正不知如何进门时,院门忽然吱呀一声,推开来,沈璃忙往门后一躲,藏在暗处。

一个男人身着巡夜服拎着灯笼走出门来,他正是今日白天寻来的那个中年男子:“快到我值班的时间了,我就先走了啊,你看着弟妹一点,大半夜的,别让她又跑出去找什么半仙了。”

里面的女人应了一声:“你小心点啊。”

男子应了,扭身走开,院门再次关上,沈璃正急得不知如何进去之时,房门又再次打开,里面的女人拿着披风追了出来:“大郎,你的披风,夜冷,别着凉了。”

沈璃一瞅,院门开着,那两人也隔得远,她身影一蹿,径直钻进院里,她一眼便看见了那妇人的屋,因为灯还点着,她正坐在窗前缝衣,剪影投在纸窗上,说不清的孤寂。她房门未关,沈璃将脑袋悄悄探进门缝里,一看之下,她恍然明白,为何今日会在这妇人身上感到一股莫名的气息了。

在妇人的背后,一个身着破败轻甲服的年轻男子正定定的望着她手中缝补的衣物,他表情柔和,目光温柔,仿似看着这世上他最珍惜的事物,但他却没有脚。白日阳气盛看不见他身体,到晚上终是显现出来了。

竟是变成了灵体么……沈璃不由一声叹息。妇人再也找不到她夫君了,也不用去寻她夫君,因为那个男人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她。

沈璃不想她这一叹竟让那轻甲男子倏地转过头来,一双黑眸在看见沈璃的一瞬猛的变得赤红,他一张嘴,一股阴气自他嘴里溢出,没给沈璃半点反应的时间,面目狰狞的向她冲来。沈璃两只翅膀慌张的扑扇了两下:“站住!等……”两声鸡叫尚未出口,那灵体便自她身体里掠过,满满的阴气将她带得一个踉跄,滚了好几圈,直到撞在一个墙角的土陶罐上才停了下来。

“住手!住手……咳……”沈璃忙甩脖子。

那鬼魂却不听她说,只阴煞煞的盯着沈璃,准备再次攻击她。

沈璃忙道:“我是来帮你们的!”那人闻言,微微一怔,面容稍稍缓和下来。沈璃喘了两口气,正要说话,另外一个屋的女主人却被之前的声音惊动,那边房门一开,女人看不见鬼魂,只奇怪的盯着沈璃:“哪来的无毛鸡?”说着她便往这方走来,可还没迈出两步,一块石头蓦地砸在她头上,女人双眼一翻白,径直晕倒在地。

在她背后,是一身尘土的行云,他扔了手中的石头,语带半分无奈:“咯咯哒,你又乱跑闯祸。”

沈璃愣愣的望他:“你怎么来的?”

“爬墙。”他淡定的说完,几步迈上前来将沈璃往怀里一抄,“夜里有宵禁,你不知道么?回去了。”

“等等!”沈璃拿鸡翅膀拍行云的脸,刚长了一点点出来的羽毛扎得行云脸痛,“你没看到么!这里还有事没处理完呢!”

行云将她的翅膀摁住:“何事?”

沈璃比划着:“那么大只鬼魂你瞅不见么?”

行云眉头微蹙:“我只通天机,并非修道者,见不到鬼魂。”

这一点沈璃倒是没想到,行云此人太过神秘,让她误以为他什么事都会的样子。她琢磨了一会儿对行云解释道:“今日白天,那妇人寻来的时候我便感知到她身上有股奇怪的气息,只是白日阳气太盛,没看得出来,今晚跟来一看才发现了他。约莫是当年战死沙场后,他执念太深,没能如得了轮回,最后魂归故里,飘到了她身边,然后一直守着她,到现在。”

沈璃转头看他,男子垂下眉目,轻轻点了点头。

“你知道她一直在等你,寻你吧?”沈璃转头问他,男子面容苦涩,望向纸窗上的女子剪影,轻轻的点了点头,沈璃又道,“你想让她知道,你在哪儿么?”

他惊喜的望着沈璃,一脸渴求,仿似在问着她,“可以吗?”

沈璃点头:“行云,去转述。”

行云一声叹息:“还真是笨鸡。”他道,“你要我手舞足蹈的比划一个鬼魂出来么?语言描述,谁会相信?”他将沈璃放在地上,然后四处摆弄了几块石头,仿似是按照什么阵法在有序的排列着,“既然已经插手了,那便把事办到最好。只是事成后,你别后悔。”

沈璃沉默,待行云将阵摆好后,他以指为笔,在中间不知写了个什么字,退开道:“叫那鬼魂到这字上来飘着。”

男子依着他的话,停在字的上方,仿似有一道光芒注入字中,院中依序排开的石头依次亮了起来,最后一道道光芒皆集中在男子的身上,他的身体仿似比方才更加结实清晰,行云笑道:“咯咯哒,去敲门,告诉她,她夫君回来了。”

沈璃什么也没问,急切的跑过去用尖喙啄了啄木门,没一会儿,木门打开,妇人皱着眉头道:“今晚有些吵呢,我给三郎缝的衣服还没做好……”话音一顿,妇人浑浊的眼眸仿似被院里的光芒映得闪闪发亮。

她不敢置信的迈出一步:“三郎……”

男子也有些无措,他不敢挪动脚步,只定定的望着妇人,连双手也不知该如何安放了一样,忽而紧握,忽而伸出。他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那妇人却明白了他说的是什么,他在唤她“娘子。”这个已有十五载未曾出现在她耳畔的称呼。

她浑浊的眼一瞬便湿润了:“你回来啦……你回来啦。”她高兴得声音都在颤抖,皱纹遍布的脸上却露出了小孩一样的笑容,她急急往前走了几步,踏入阵中,却在要触碰到男子时,生生停住。

她颤抖着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和脸:“你看我,一点也没准备,你看我连饭也没给你准备。我想你回来了这么多年……”她声音不受控制的哽咽起来,“这么多年,你都去哪儿了啊?你可知晓我等了你多久……你可知别人都当我疯了,连我自己都以为我疯了……我都快,等不下去了。问不到你生死,寻不到你踪迹,缝好衣裳无处可寄,写好书信无人能读!你都躲在哪儿了!”

她止不住眼泪落下,阵中光芒之中,时光仿似在他们身上逆流,抹平了她的皱纹和沧桑,将她变成了那个年华正好的女子,而他甲衣如新,容貌如旧,仿似是送行丈夫的最后一夜,他们正年少,没有这十五载的生死相隔。

男子面容一哀,终是忍不住抬手欲触碰她的脸庞。在一旁的行云默不作声的咬破指尖,将两滴血滴在布阵的石头上,阵中光芒更甚,竟让男子当真碰到了妇人,那本该是一个鬼魂的手!感觉到真实的触感,男子忽的双臂一使力,猛的将她抱住。

沈璃愕然的望向行云:“这阵……”这阵连通生死,逆行天道,其力量何其强大。

行云只淡淡道:“此阵维系不了多久。所以,有话,你速速与他们说完。”

沈璃闻言又是一愣,这人,竟看出了她想做什么……

她今日便隐约猜测妇人被鬼魂附身,本以为是被她的执念勾来的小鬼,没想到却是她要寻的夫君,但人鬼殊途,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久了,难免会对妇人有所影响,折她阳寿。

所以,她本是想让这鬼魂离开妇人身边,但现在……

见沈璃半天未动,行云只道:“何不交给他们自己决定。”沈璃一愣,行云继续道,“他两人皆是普通人,不通阴阳道,更不知道阴气会对人造成多大的影响,既然已做到这个地步,不如将事情皆告诉他们,让他们自己决定何去何从。”

沈璃张了张嘴,还是没发声,因为,她还想让他们多待一会儿,哪怕只有一会儿。

行云一声叹息忽而扬声道:“人鬼殊途,兄台可知,你陪在他身旁十数载,已快耗尽她的阳寿。”

那方两人闻言皆是一愣,男子诧异的转头望向行云,妇人却手心一紧,喃喃道:“陪我十数载?你陪了我十数载?你……”她仿似这才看见男子那袭衣裳,和他没有丝毫改变的容貌一般,她神色略有恍惚,“是这样吗……原来,竟是如此……”

“再强留人间,既是害了她,亦是让自己无处安息。”行云声色平淡,“自然,是去是留,全在兄台。”

男子转头看了女子一眼,适时阵中光芒一暗,男子的身影一虚,妇人容貌也恢复沧桑,仿似刚才的一切只是众人黄粱一梦。妇人寻不见男子身影神色略带慌乱,而她不知,她丈夫的手竟是一直触摸着她的脸颊……隔着无法跨过的生死。

最终男子仍是点了点头,他愿意走。

这个结果应当是好的,但沈璃心里却无法轻快起来。

行云问沈璃道:“我会摆渡魂阵,但没有法力,无法渡魂,你可会引魂术?”

“嗯,会的。”战场厮杀平息之后,往往都是她,助自己手下的将士魂归忘川,引魂术沈璃再熟悉不过了,“不用摆阵。”她声色轻浅,只有这个法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她都不会失败。因为,她用此法引渡了成千上万兄弟的魂,无论身负多重的伤,只有此术,不能失败。

“行云,外衣脱了。”

行云一愣,依言脱下青衣,沈璃钻进衣裳里。没一会儿,有金光透过青衣之中透出,刺目的光芒一涨,行云闭眼的一瞬,身边的人已经走向前方。

她赤脚散发,青衣对于她来说太过宽大,但穿在她身上却不显拖沓,她背影挺拔,带着更胜男儿的英气缓步上前。

“吾以吾名引忘川。”字字铿锵,她手一挥,在男子眉心一点,手中结印,光芒暴涨忽而又柔和下来,男子的身影慢慢化为星星点点的光芒,就像夏夜的萤火虫,在佝偻的妇人身边缠绵了一圈,渐渐向夜空深处飞去。

“啊……啊……”妇人颤抖着伸出手去揽他,可哪还抓得住什么。

他们的尘缘早该了了。

夜再次恢复寂静,只有老妇人望着夜空发出意味不明的呜咽。

“夫人。”沈璃将妇人枯槁的手轻轻握住,“他是为了让你过得更好才离开的。这番心意,你可有感觉到?”

“感觉到了……”默了半晌,妇人终是喑哑道,“哪会感觉不到,我听见了啊……他是哼着乡曲走的。他想要我心安啊。”她湿润的眼泪落了沈璃满手,沈璃沉默的将她扶回房间。

妇人仿似累极,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伊伢小说网,(www.yyxsw.com.cn)提供更多好看的小说,欢迎关注伊伢小说。

上一章 高深莫测的凡人行云(一) 目录 下一章 高深莫测的凡人行云(三)
最近更新
强烈推荐
热门推荐